陕西人才网

其他千方百计出国稀里糊涂受骗

      一心想出国的钱立梅、曹艳、汤雪娟和陈明,满以为找到门路可以到中东富国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打工,满以为朋友的公司正敞开胸怀等着他们,还有每月2000美元的薪金也在朝他们微笑。谁知千里迢迢远赴异国他乡之后,他们才恍然大悟,一切都是骗局,没有公司,没有人安排工作,甚至连第一晚的住宿也要自己付钱……

出国圆梦却落入骗局

钱立梅,今年38岁,出国前在一家保险公司工作,每月有固定收入2000元人民币。但钱立梅是个很能闯的人,她不甘心这辈子就在中国呆着,她要到国外去见识见识。

1999年,钱立梅正卯足劲,打算有机会到日本去闯闯。这时,一个邻居告诉她,有一个叫黄峥的人能帮人办到中东国家。中东是地球上最富裕的地区之一,钱立梅心动了。她马上与黄峥取得了联系。

黄峥告诉她,他完全可以帮她办到阿联酋,他的妻子就在阿联酋打工,还开了一家公司,钱立梅到了阿联酋后可以在黄峥妻子的公司里工作,每月薪金2000美元。黄峥还好心地“提醒”钱立梅:有没有什么要好的小姐妹可以陪同一起去,在人生地不熟的阿联酋,互相可以有个照应。于是,钱立梅叫上好朋友曹艳,再次委托黄峥办理出国事宜。

至于价钱方面,钱立梅和曹艳在护照办理之前,必须先付给黄5000元人民币,护照办完后,再付2万元人民币。黄峥负责机票费用。

不久,黄峥的妻子从阿联酋寄来了邀请函,黄峥领着她们跨进了出入境管理处的大门,但令她们失望的是,由于没有阿联酋的商务担保书,这次,钱、曹的出国梦没有圆成。

峥在钱、曹二人的催促声中,通过朋友认识了在某旅行社打工的裔武扬。裔武扬告诉黄峥,还有其他方法可以把钱、曹两人办到阿联酋,即可以先让她们到泰国等地,再转道到阿联酋。

裔武扬想办法让人从泰国寄来了两张邀请钱、曹访友的函件,并提供了相关担保书。1999年10月,黄峥和裔武扬终于很顺利地以访友名义帮钱立梅和曹艳办妥了因私出国护照,并通过旅行社的朋友分别为二人办理了赴泰国和阿联酋的旅游签证。

黄峥为钱立梅和曹艳买了去阿联酋的双程机票。他告诉钱立梅和曹艳,阿联酋机场会有专人接机,晚上将为她们安排住宿。起初3个月,她们可暂时在黄妻子处吃住,如若发现阿联酋不好,还可以乘飞机回国(回程机票的有效期为一年)。1999年12月8日,黄峥将钱、曹二人送上了前往泰国的飞机。

维持生计当二道贩子

钱立梅和曹艳飞到阿联酋的迪拜后,黄峥的妻子果然来接机了。黄妻把她们带到一套房子里,在这套三室一厅的房间中,摆放着十几张高低床,黄妻告诉她们,晚上她们就居住在这儿。

正当钱立梅感到欣慰之时,黄妻却号称要为钱、曹办理有关手续,将钱、曹两人的护照和回程机票要了过去。等黄妻回来,她们才知道,她们的回程机票居然被黄妻退掉了,机票钱也已被黄妻占为己有。

黄妻还明确地告诉她们,想拿回护照必须支付700美元。钱、曹将700美元交给黄妻后,黄妻就像从空气中蒸发了一样,再也不见了影踪!

当晚,钱立梅得知,实际上,他们住宿的公寓的房东与黄妻并不认识,钱和曹必须自己支付房租。此时,钱立梅和曹艳连黄妻的地址和电话都没有。她们一下子傻了眼。

幸运的是,钱、曹二人所住的公寓房东也是个上海人。房东告诉她们,在迪拜有一个上海人的大型批发市场,每月都有远洋货轮载着集装箱货物从上海开来,很多来迪拜淘金的上海人都到该批发市场批货,再转卖给当地人。钱立梅为了维持生计,在迪拜当起了二道贩子。

出于不甘心的心理,钱立梅总想在迪拜赚上一笔以后再回国。由于还有些英文底子,钱立梅每月能挣到四五千元人民币。但迪拜的生活水准高,钱立梅每月的收支基本抵销。

困扰钱立梅的另一个问题是,她的签证只有1个月的有效期,在其他上海人的指点下,钱立梅每个月都要花1000元为自己办续签。每个月,钱立梅都必须乘坐从迪拜到伊朗的航班,花半天时间从波斯湾的这一头乘到那一头,然后再从伊朗乘回迪拜,甚至连飞机都不用下。为的只是在护照上盖上出国和入境的公章,只有这样她的护照才可以延期1个月。

辗转回国向警方报案

2000年2月,钱立梅终于撑不住了,她很想回家,但她手头连买机票的钱也没有。这时,黄妻的一个同事与黄妻闹翻了,将黄妻的电话告诉了钱立梅。钱立梅立即打电话过去索要机票,碰巧遇上黄峥到迪拜探望妻子,可黄峥却在电话中一口回绝了钱立梅。

归家无门的钱立梅认识了一个菲律宾的公派工程师,这位工程师听说了钱立梅的遭遇后,对她非常同情,将她从上海带去的清凉油、人丹、减肥药等带到单位去推销。但推销所得依然买不起回程机票。

此时,钱立梅给国内的朋友写了一封信,将她和曹艳受骗的经过诉说了一遍。她还联络曹艳,希望能与她一起回国,但曹艳的境遇比她还要惨,自觉无颜回国,最终,曹艳仅仅在钱立梅写给朋友的信上签了名。

2000年6月深夜2点,钱立梅和一个朋友在肯德基店吃饭,因为违反阿联酋(深夜12点后,不准妇女外出)的规定,受到警察的盘问,结果被送进遣送站。那位菲律宾的朋友知道后,为她买来了回程机票,钱立梅终于踏上了回国的路。

回国后,钱立梅马上给黄峥打电话,要求黄峥归还1万元费用。黄峥起先答应给7000元,后来竟再也没有了回音。越想越窝囊的钱立梅终于向警方报了案。

警方调查查明,黄峥不仅将钱立梅、曹艳办到了阿联酋,2000年2月,黄峥还以同样的手段,为汤雪娟、陈明以赴韩国访友的名义骗取了因私出国护照及到韩国、阿联酋的旅游签证。2000年3月30日和4月16日,陈明、汤雪娟分别从本市虹桥国际机场离境赴香港,后从香港转机到达阿联酋,黄峥从中获利4万元。

法院?骗取出境证件罪成立

近日,长宁区法院院长丁寿兴开庭审理了此案,并当场宣判。长宁区检察院对黄峥提起了公诉,钱立梅当庭作证。黄峥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2年,处以罚金人民币8万元,并没收非法收入。

据介绍在新刑法出台前,旧刑法笼统地将此类犯罪归于第三百一十八条非法组织偷越国边境罪。近年来,随着虚拟出国理由骗取出国签证的案例大幅增加,为加强对此类案件的打击力度,新刑法专门增设了第三百一十九条骗取出入境证件罪。

法院认为,黄峥虚构事实,弄虚作假,以出国访友的名义,骗取护照等出境证件。出国人员钱立梅、陈明、曹艳、汤雪娟出入境的护照、签证都是真实的,我国的边防检查予以放行准予离境,前往的国家也准予入境,予以认可。从黄峥的目的来看,是以牟利为目的,骗取护照并最终使4人到达阿联酋,完全符合骗取出境证件罪的构成要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九条的相关规定,黄峥骗取出境证件罪名成立。